共享经济进入收割季:有人开始盈利有人倒在(

2020-01-17 23:00

  与共享单车从问世就被各大投资机构所看好相比,共享充电宝面临的则是截然相反的处境。从概念提出开始,就被外界质疑可能存在“数据被盗”的情况,当时风头正盛的王思聪甚至放话称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(屎)”。

  曾有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共享单车之间的价格战,更像是为了争取竞争对手的用户。而共享充电宝行业更像是集体做大蛋糕,不断扩充共享充电宝的应用场景,再进行分食。

  没有共享单车品牌之间惨烈的价格战,但到2019年,共享充电宝行业也已经基本形成了“三电一兽”的格局。3月,街电COO何顺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玩家已基本实现盈利。

  至此,共享充电宝已经逆风翻盘。与共享单车的涨价中带有一丝窘迫的“想要赚钱”相比,共享充电宝在2019年的涨价更像是有底气的“集体垄断”。在消费者形成使用习惯后,收割季已经到来。

  在2019年,多家品牌的共享充电宝均悄无声息地涨了价。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各品牌是根据充电宝投放场景的不同实行不同的计价规则,相比过去1元/小时的计价,现在大部分计价为2-3元/小时,甚至存在5-8元/小时的高价。

  不同于共享单车行业的普遍涨价,共享充电宝更像是定点斩杀。在部分运营区域,共享充电宝的价格甚至能达到8元/小时的价格,有网友评论称“一天的上限价格已经可以购买一个小型充电宝。”

  即便共享充电宝涨价,但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已经养成,共享充电宝也充分地证明了其盈利能力。到现在,不时就有网友@王思聪“该吃翔了”。

  在共享经济这一战中,互联网第二梯队“TMD”除了头条(字节跳动)未参与,美团和滴滴出行都添加了共享单车的流量入口。其中,美团收购了摩拜;滴滴出行对小蓝单车进行托管,并推出了嫡系的青桔单车。